澳门微信群发送彩金-丰台新闻
点击关闭

季度公司-Uber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丰台新闻

  • 时间:

陆士新院士病逝

數據顯示,Lyft第二季度營收為8.6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1.22億元),高於Refinitiv分析師預計的8.0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7.13元),同比增長72%。

在Lyft首席財務官Brian Roberts看來,基於第二季度的表現,他相信公司已經渡過了去年虧損的低谷期,並有望比預期更早實現收支平衡。今年晚些時候,Lyft會向華爾街更新長期盈利預測和收支平衡日期。

今年2月份,滴滴出行的財務數據被媒體曝光。相關資料顯示,滴滴於2018年全年虧損109億元,與2017年虧損25億元相比,同比虧損擴大了4倍多。

事實上,國內玩家亦是在虧損的道路上前行,且看滴滴出行。

Uber在財報中給出解釋,虧損(約52.4億美元)包含2.98億美元的IPO相關司機獎勵和39億美元的基於股票酬勞。排除股票酬勞后,今年二季度虧損13.4億美元,僅次於2017年Q3季度。

第二季度,共享出行業務營收為23.5億美元,佔比總營收的74.4%,但是僅增長2%;外賣業務依舊是Uber的亮點,總營收為5.95億美元,同比增速72%;汽車解決方案業務營收300萬美元,同比下跌91%;另外,還有其他營收250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的2600萬美元下滑4%。

當地時間8月8日,Uber發佈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財報,凈虧損飆升至52.3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69.73億元)。受此影響,Uber盤后股價一度暴跌12%,最終收盤時跌幅收窄至4%。

Uber和Lyft的今天或許就是滴滴的未來。

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沙希(Dara Khosrowshahi)表示,「我們認為2019年將是我們的投資高峰。未來兩年,即2020年和2021年,公司虧損將會減少。主要我們想達到收支平衡,我們就可以做到。在我看來,毫無疑問,公司最終將實現盈虧平衡,實現盈利。」

Uber第二季度總成本和支出為86.5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35.07億美元增長147%。其中,研發支出為30.64億美元,遠高於去年同期的3.65億美元。

Uber的業務主要分為共享出行(Ridesharing)、外賣(Uber Eats)、貨運(Uber Freight)三部分,其中佔比最大的業務是共享出行。

Uber創有史以來最大虧損財報顯示,Uber第二季度營收為31.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3.8億元),同比增幅收窄至14%,低於分析師預期的33.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37.3億元), 創下有記錄以來的最慢季度營收增長。此外,Uber每股虧損4.72美元,高於分析師預計的3.12美元。

而就在Uber發佈財報的前一天,其北美頭號「敵手」Lyft也曬出Q2成績單:虧損6.4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5.47億元)。

對於網約車巨頭而言,虧損似乎是個永恆的話題。

而就在Q2財報公布前夕,Uber宣布將在全球裁員400名營銷人員,裁員比例達到全球營銷團隊的三分之一。這是繼6月Uber首席營銷官離職后,公司崗位重組的又一舉措。這一舉措被外界解讀為Uber正在縮減成本,以提高利潤。

不過,Lyft還是樂觀地調整了2019年財務預期。一方面,該公司預計今年營收將達到34.7-35億美元,高於此前公布的32.75-33億美元區間。另一方面,Lyft對今年的虧損預期做出調整:由此前的虧損11.5億至11.75億美元降至8.5億至8.75億美元。受此影響,Lyft盤后股價漲幅一度超過13%。

但即便如此,Lyft仍身處虧損的黑洞,第二季度虧損額為6.44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1.79億美元。第二季度,Lyft調整后的凈虧損為1.97億美元,而去年同期調整后凈虧損為1.77億美元,虧損同比擴大。

而Lyft 也曾在招股書中坦白,「我們有凈虧損的歷史,可能無法實現或保持未來的盈利能力」。

虧損的不止是Uber7月8日,美國另一網約車巨頭Lyft公布了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難題。」 虧損的不只是國外出行公司。

但事實上,Lyft自首次公開募股到發佈第二季度財報前,公司股價與IPO價格相比已經下跌了15%有餘。

截至目前,網約車更像是一個吸金狂魔,短期內無法為企業帶來任何利潤,反而需要投入巨資。顯然,等待網約車平台的將是一場無法預測結果的持久戰。

早在今年4月份,Uber便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公開提交了IPO上市申請文件。文件顯示,Uber的用戶總數達到了9100萬人,但增長速度正在放緩,而且可能永遠都無法實現盈利。

最終,Uber創下正式披露財務數據以來最大的一次虧損。

今日关键词:尖叫之夜节目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