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代表设计-文创产品一定要从博物馆的文物里面提取元素-徽县新闻

  • 时间:

巴西4万军人灭火

張慧國說,他們平時會聽取專家與學者的意見以及藉助權威的研究成果,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將文物知識轉化成為人們日常的生活用品,其次他們會利用現代高科技將其植入在文創產品中,比如AR技術,短視頻等,讓傳統與未來有更好的連接。

火爆的展覽,是培育爆款文創產品的絕佳土壤。

隨着各大博物館頻頻推出文物IP,輿論場也出現質疑的聲音——「需要用新鮮的技術包裝的文物才能吸引來這些觀眾,或許他們關注的並不是文物本身,距離了解文物內核越來越遠。」

吳明認為,文創產品一定要從博物館的文物裏面提取元素,並且最好跟博物館所在的地域文化結合起來,「像陝博推出大唐文化系列,就是把古都長安與大唐盛世結合起來」。

當各地博物館都努力把自家「鎮館之寶」活化成又美又潮的「古的idea」,缺的不是寶貝,而是理念,是誘惑年輕人購買的魔力。

首都博物館陳列藝術與創意開發部主任吳明認為,無論如何玩轉文創,每家博物館首要必須立足「把展覽做好」的基礎,才有文化衍生品、教育項目等文創產品的下一步發展。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春秋的伎樂銅屋是「不插電樂隊」的老祖宗,雲紋銅禁是千年前的「戒酒神器」,戰國的曾侯乙銅鑒缶是「透心涼」的戰國冰箱,西周的伯矩鬲是「皇城根兒熱得快煮鍋」……

針對這種聲音,段曉明指出,現在年輕人的審美情趣,以及欣賞文物的方式確實是和以前不一樣的,欣賞方式變化,不代表年輕人就對文物的內核疏遠了。「原來我們是閱讀文字,發展到看圖時代,再到現在的看視頻時代。社會在進步,技術在發展,但它只是一種輔助的獲取知識的方式,真正的核心還是文物本身所蘊含的內容」。

張慧國說,在過去的一年中,他們山西博物院以「有主題、成系列」為原則,主要針對「晉魂」基本陳列以及各類臨時展覽開展文創產品的研發工作。

根據陝西歷史博物館副館長龐雅妮觀察,遊客們衝進博物館最先pick的文物或展覽,往往都是被媒體宣傳過的「網紅」。比如登上過《國家寶藏》的「杜虎符」,以「葡萄花鳥紋銀香囊」為代表的專題展覽——「何家村遺寶」展。「因為在《國家寶藏》中被嘉賓隆重推薦過,所以公眾就一定要去看那個展覽;《國家寶藏》介紹過『闕樓儀仗圖』,所以大家參觀時就要去看唐墓壁畫館。」

提及湖南省博物館的文創開發亮點,段曉明說,他們利用馬王堆的養生文化,開發出一系列關於養生的文創產品,例如養生的香囊、養生的香薰、養生的茶、養生的枕頭等。另外,由館藏的馬王堆墓漆器里出現的狸貓紋,開發出來的「湘博有狸」系列文創產品,包括花器、水杯,他覺得也是很有意思的產品。

在各大博物館里端莊示人的珍貴文物,與你之間再也不是一塊玻璃和一段解說詞的距離。它們忽然都擁有了現代稱呼和新潮玩法,成了一個個腦洞大開的IP。這樣的博物館,你能想象嗎?本報記者獨家對話幾位「網紅」博物館掌門人,揭秘他們如何給文物一個「古的idea」。

湖南省博物館館長段曉明坦言,觀眾的文化需求帶來了壓力,促使他們必須對文創產品有所改進、提高。

在「晉魂」系列展覽中,他們在每個展廳中選擇一件可代表展廳主題的精品文物作為文創研發的設計元素,甄選12件文物成為晉魂系列展覽的文物IP資源,進行文創產品的研發。目前已研發出「虞弘的世界」系列、「華夷同風」系列、「窯火相映」系列、「華韻同音」系列、「青銅華彩」系列等文創產品近百款。

若僅僅是知名,並不意味着「出圈」。如今真正「實紅」的文物,能深入生活,與你朝夕相伴。

據龐雅妮介紹,更具「網紅」氣質的文物活化產品,是「陝西歷史博物館國寶系列全國交通互聯互通卡」。這套交通卡包括4張片卡和兩張異形卡,4張片卡是博物館中的「明星」級國寶文物:鑲金獸首瑪瑙杯、鎏金舞馬銜杯紋皮囊式銀壺、三彩駱駝載樂俑、鎏金銀竹節銅熏爐。

龐雅妮說,以「何家村遺寶展」為例,何家村遺寶是盛唐時期的文物,有很多金銀器都代表着盛唐時期的社會風貌和時代風貌。因此,他們從中提煉出了一個創意產品叫「花舞大唐」系列。「『花舞大唐』主要的文化元素,大多取自於何家村的金銀器圖案。我們最近與文化公司合作,設計了400多款『花舞大唐』的文創產品,其中150多款設計已經落地變成產品了,投放市場以後非常受歡迎」。

山西博物院副院長張慧國感慨,如今大家走入博物館,除了希望看到題材豐富的展覽,還期待遇見更多更具創意的文創產品,滿足自己把「博物館文化帶回家」的美好心愿。「隨着公眾文化素質的不斷提高,大家對文創提出更高的要求,從最開始的圖形複製,到現在對於文物深層次內涵的挖掘,我們在文創產品的研發方面也在不斷努力」。

「皇后玉璽文物本身是用和田玉做的,這與漢代絲綢之路有關係,也與漢代崇尚玉文化有關」。在龐雅妮看來,成功的文創IP,要同時做到文化賦能和科技賦能。除了幫助大家了解漢代文化,陝博推出的「皇后玉璽」交通卡,在功能上也完全顛覆了過去常規的「一城一卡」——可以在全國200多個城市暢通無阻。

「我們希望文創絕對不是僅做一個手機殼。除了具體的產品,展覽和教育項目也是文創,也有博物館在餐飲上下工夫。文創的外延在不停擴大,大家都在想辦法貼近年輕觀眾。」

兩張異形卡,則是以唐朝仕女俑為原型設計的「唐妞」和「皇后玉璽」。目前,「手持玉璽奉旨乘車」的「皇后玉璽」,第一批投放市場的產品已經供不應求。龐雅妮說,「玉璽」交通卡不是流水線生產的,用模具生產出來后還要進行手工製作,挺耗費時間,所以很多人訂貨了還沒拿到。

今日关键词:运营商推迟5G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