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对地震、海啸、台风等自然灾害时-第一时间新闻
点击关闭

面对学校-在面对地震、海啸、台风等自然灾害时-第一时间新闻

  • 时间:

央视新疆反恐片

北京12月2日電(袁秀月) 12月1日,新經典文化邀請知名作家李長聲、劉檸做客《巨浪下的小學》新書分享會。

3.11日本地震發生時,作為《泰晤士報》亞洲主編兼東京分社社長,理乍得·勞埃德·帕里第一時間奔赴災區,他以記者特有的冷靜態度報道海嘯后的日本。然而,大川小學的悲劇讓他切身體會到災難的殘酷,開始探尋悲劇背後的真相。

新經典文化供圖在外界看來,日本人向來有序、克制、精準。在面對地震、海嘯、颱風等自然災害時,這些品質更是發揮到了極致。但在8年前日本東北地區的一所小學里,這秩序井然的表象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客居日本20多年的英國記者理乍得·勞埃德·帕里,花費6年時間跟蹤調查,寫成《巨浪下的小學》一書,還原這場令人心碎的災難全過程。

《巨浪下的小學》3·11大地震發生時,李長聲也在日本,在他看來,日本人很認真,很守紀律,但守紀律的另一個面就是教條主義,不敢輕易下判斷。

2011年3月11日下午2:46,就在孩子收拾書包準備回家時,地震發生了,全體師生如平日里演習的那樣迅速到操場避難。這時老師已經接收到海嘯預警,但荒謬的是,老師並沒有帶着孩子逃往學校後山,而是領着他們走向河岸,迎着海嘯即將襲來的方向走去。

劉檸也表示同意,並指出這種教條主義其實來自一種無法承擔責任的心理。當時,上山避難也有餘震、山體滑坡的風險,老師無法承擔責任,於是決定按手冊上那麼做。

針對書中寫到提起訴訟的家長面對的社會壓力,李長聲認為,這種現象背後體現的「讀空氣」傳統在日本可謂根深蒂固,但如今的年輕人正在試圖擺脫「必須與他人保持一致」的壓力。(完)

整件事的荒謬之處在於,比起常識,老師更願意聽從應急手冊上官方指定的海嘯避難地點——空地或公園。只是由於校長工作的疏漏,手冊上的海嘯防災流程原封不動地套用了通用模板,完全不適用於大川小學。

在長達6年的時間內,他不斷往返于東京與災區,通過採訪倖存的孩子、翻看市政當局編製的事件日誌,同家長一起逐漸逼近事情的真相。

他強調,這一現象在日本相當常見,正如丸山真男在戰後初期的剖析: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的「近代主體意識」始終沒有建立起來,由此在日本社會形成「無責任體系」。其造成的結果便是「從上到下的壓抑」,這也是大川小學家長在追責學校和教育委員會過程中總是碰壁的原因。

2011年3月11日,人類史上第四強震襲擊日本,引發巨大海嘯和福島核泄漏。1.8萬人遇難,只有75個孩子在有老師的看護下不幸遇難,其中74個來自大川小學。

在真相大白之後,面對家長的追問和指責,教育委員會的官員和大川小學的校長以最正式的語言表達哀悼,或是集體起立,向家長深深鞠躬道歉。但沒人願意承認這場「事故」緣于失職,更沒人願意為此承擔責任,從而損害自己所在組織的聲譽。

【編輯:李玉素】

今日关键词:兰心大剧院撤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