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d彩代理-大姚新闻
点击关闭

显示股权-其大股东中珠集团占用资金高达9.87亿元-大姚新闻

  • 时间:

曝马蜂窝裁员40%

不僅如此,中珠集團這用於抵債的資產也是「大有蹊蹺」 。

在這看似完美債務解決方案中,中珠醫療不僅沒有獲得「真金白銀」,反倒是要為這三項資產付出12.58億元的現金。如此一來,不僅原來的佔用問題沒有解決,向大股東輸送的資金規模,反而愈加巨大。

還債反變套現,大股東花式掏空中珠醫療

受此影響,一體醫療2015-2017三年合計完成營收3.95億元,與業績承諾4.15億元相比,利潤差額1974.81萬元。一體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應補償中珠醫療約1742萬股公司股份,並且返還分紅收益合計約43.6萬元。但直到今年,中珠醫療才對一體醫療及其一致行動人提請訴訟,這已是違約事件被確認半年之後的事情,原本的股份補償也變為現金補償。

中珠醫療經營不善,併購連連失利在被大股東花式掏空的同時中珠醫療也面臨著經營不善的窘境。曾經的中珠醫療依靠實控人許德來的資本擴張獲利,在面對經營困境時,中珠醫療再度選擇併購擴張來改變現狀。但「買買買」的併購案連連失利,唯一成功收購的深圳一體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一體醫療」)收購案,卻遇上政策寒流不僅沒給中珠醫療帶來正面效應反而是雪上加霜。

今年1月24日,中珠醫療就試圖推進這項股權收購案,但這筆異常的關聯交易很快就被上交所關注,並於1月25日發出問詢函要求中珠醫療披露詳細過程。對此,中珠醫療先是叫停交易,然後在未披露、也沒有履行必要審批程序的情況下,於2019年5月辦理了中珠商業30%股權的工商變更,並且向遼寧中珠支付了這筆交易涉及的6.3億元。

根據財報顯示,2017年,中珠醫療業績便急速下滑,當年實現營收9.81億元,同比減少10.73%;凈利潤1.69億元,同比減少42.43%;2018年實現營收5.73億元,同比下降41.61%;同期的歸母凈利潤虧損18.95億元,同比下降1218.8%。而這與一體醫療經營受挫分不開關係。

據2018年財報顯示,控股股東中珠集團佔用中珠醫療9.87億元資金,而截止2018年年底,中珠醫療的賬面資金僅為10.28億元,也就說中珠集團佔用比高達96.01%,審計機構因此對其財報出具了保留意見。

但事實顯然不盡人意。就在被收購的第二年,一體醫療便遭遇「黑天鵝」。2016年3月《關於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的通知》發佈后,一體醫療與相關軍隊、武警院方26家合作項目面臨著終止合作。據公告顯示,2014年至2016年,軍隊、武警醫院合作中心收入佔一體醫療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73.2%、63.3%、40.83%。

不過對於一體醫療來說,現金方式補償是難以執行的。中珠醫療要求一體醫療方支付的2.62億元,是以一體集團應補償的1742萬股中珠醫療股份數額,對應當初發行價格14.53元價值所得。可目前中珠醫療在二級市場上的價格僅為1.7元/股,1742萬股股票對應價值僅剩不足3000萬元,與中珠醫療要求的2.62億元相差甚遠。

首先是中珠商業30%股權收購案。值得注意的是,中珠商業這30%的股份原本歸深圳市前海順耀祥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前海順耀祥」)持有,但前順海耀祥早將這部分股權受讓給遼寧中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遼寧中珠」)。也就是說,中珠醫療收購的股份其實來自遼寧中珠。而不論是遼寧中珠還是中珠醫療,背後都指向同一個人——「中珠系」實際控制人許德來。

而恆隆一層廣場是恆虹商場商住綜合體的商業部分,該商住綜合體曾是上世紀90年代一度停工、頻臨爛尾的項目之一,後來恆虹投資將該項目收入囊中。早在2016年11月,該商場就召開了招商發佈會,當時已有消息稱許多知名商家有意入駐,但迄今該商場仍為空置狀態。

面對中珠醫療業績低迷,併購連連失敗的困境,股東紛紛選擇減持套現,尤其在2018年下半年,減持次數激增。據東方財富(300059)choice數據顯示,2018年公司股東減持26筆,卻只有一筆增持。其中員工持股計劃累計減持近1.39億股,完成清倉,合計套現超過4億元。

據媒體公開報道,許德來白手起家創立珠海中珠集團,通過房地產行業快速積累資金,曾以20億元的身家登上2009年胡潤富豪榜。但據企查查數據顯示,珠海中珠集團近年來訴訟纏身,裁判文書高達22件,還曾多次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中珠醫療是為什麼願意冒着高風險,頂着證監會的壓力收購一家資不抵債的公司呢?

2018年,中珠醫療再度嘗試以32億元收購康澤葯業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愛德醫院有限公司股權,但最終因交易雙方就標的估值、業績承諾等核心條款未能達成一致意見,收購併沒有成功。

2016年中珠醫療以溢價3.2倍19億元完成收購一體醫療后,曾對其寄予厚望。一體醫療是一家腫瘤診療設備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中珠醫療收購后將其視作其未來發展重點,並明確提出打造抗腫瘤全產業鏈的目標。

而在2018年12月,中珠醫療甚至想與中國航天領域最大軍工企業之一遠望通信達成合作,進軍無人機領域。這一計劃甫出,便受到監管機構的關注,上海交易所迅速下發問詢函。中珠醫療隨即叫停跨界計劃。

但真正讓市場對其失去信心的主要是大額資金占用問題。據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其大股東中珠集團佔用資金高達9.87億元,目前未歸還金額仍然超過5億元。有媒體報道稱,中珠集團涉嫌利用關聯交易、違規擔保、理財投資等多種手段佔用資金。

不僅如此,控股股東中珠集團還曾萌生去意。2018年10月31日,中珠醫療公告稱,中珠集團與連南瑤族自治縣麥田貿易有限公司簽署了股份轉讓意向書,麥田貿易有意向受讓中珠集團持有的無限售條件流通股份。中珠醫療當時稱,該事項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

中珠醫療2001年5月18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曾經三度更名三易大股東,前身為中珠控股(600568),更早之前是湖北潛江製藥,曾經被陝西商人郭家學實際控制,2007年,陷入資金鏈斷裂困境的郭家學將所持潛江製藥股權協議轉讓給珠海中珠集團董事長許德來。許德來入主之後,中珠醫療先是跨界轉型房地產,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又轉回至醫療領域,並更名中珠醫療,目前主營業務為房地產和醫藥。

以30%股權、6.3億元的對價計算,中珠商業的估值高達21億元。但資料顯示,中珠商業成立於2006年,目前尚處於資不抵債的狀況。2018年前11個月,中珠商業營業收入為零,且凈虧損1100餘萬元,凈資產賬麵價值為-567.1 萬元。

公告中提到的三項資產關聯交易指的是控股股東中珠集團因自身債務問題已無能力按原計劃向公司償還資金欠款,且已出現資產被查封、所持公司股票被輪候凍結等情形,而選擇將中珠商業30%股權、中珠商貿一至三層商場、恆虹一層商場資產,用以抵償對中珠醫療的資金欠款本息。

不僅如此,此番「以資抵債」的兩處商場也存在不小的問題。其一是恆虹一層商場,轉讓價格為人民幣3.89億元,評估報告顯示,該商場首層每平方米評估單價達到7.25萬元。其二是中珠商貿三層商場,轉讓價格為人民幣3.13億元,而該商場一至三層的評估單價分別為每平米5.77萬元、3.65萬元、2.42萬元。

近期的醫藥市場驚雷一片,繼康得新(002450)119億、輔仁葯業(600781)17億資金蒸發案后,曾經的「眼科葯業第一股」中珠醫療(600568.SH)也因控股股東5億現金不能如期償還,陷入一片質疑聲中,不斷有媒體懷疑上市公司已經淪為大股東的「提款機」。

此前,ST博元2016年正是因為重大信息披露違法被終止上市,成為「強制退市第一股」。而隨着證監會對信披違法展開立案調查,中珠醫療或許也正站在了退市的十字路口上,對於中珠醫療的調查和控制權等問題,藍鯨產經將持續關注。

隨着7月中旬證監會的立案調查公告,被大股東中珠集團壓榨乾凈的中珠醫療再一次站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對此,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業內人士對藍鯨產經表示:「中珠醫療此番關聯交易疑點甚多,以高溢價的方式收購控股股東的資產,確實是存在上市公司向控股股東輸送資金的嫌疑。」

曾經的「醫藥白馬股」中珠醫療是個「有故事」的企業。其前身是湖北潛江製藥廠,早在2001年就頂着國家眼科用藥生產基地的光環上市,卻在此後18年中兜兜轉轉,三度更名,三易大股東,經營範圍也是再三變換。今年上半年中珠醫療更是麻煩不斷,頻頻陷入停牌、重組失敗、股東減持的危機當中。

今年7月9日,中珠醫療的一紙公告更是引起了監管機構的關注。公告稱,公司在未履行決策程序的情況下,就三項資產關聯交易已向相關交易對手方支付12.58億元轉讓價款。

但根據媒體報道,中珠商貿商場掛牌商鋪僅有12家,主要為教育培訓及母嬰機構,且無知名品牌入駐。而且根據物業合約顯示,商場每月含稅租賃費19.29萬元,從2018年6月1號開始,每年漲租4%。也就是說,若按19.29萬元的租賃費及8384.89平方米的建築面積測算,月租金每平僅約23元,低廉的租金與高昂的評估價格形成明顯反差。

今日关键词:湖南卫视跨年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