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基金投资-光大浸辉作为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淳化新闻

  • 时间:

宜家回应躺尸现象

光大證券稱,將根據後續情況持續評估預計負債的金額。

三起案件正在審理光大證券表示,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光大資本」)主要從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業務,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簡稱「光大浸輝」)為光大資本下屬全資子公司。2016年,光大浸輝聯合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暴風集團」)全資子公司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暴風投資」)和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等設立了上海浸鑫投資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浸鑫基金」),並通過設立特殊目的載體的方式收購境外MP Silva Holding S.A。(簡稱「MPS」)65%的股權。

光大證券公告稱,因MPS事件相關情況的影響形成對預計負債資產負債表日後調整事項,公司上半年新增計提預計負債3億元。

招行、華瑞等踩雷MPS事件有了最新的進展。

浸鑫基金中,原出資32億元的兩名優先級合伙人的利益相關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資本蓋章的《差額補足函》,主要內容為在優先級合伙人不能實現退出時,由光大資本承擔相應的差額補足義務。

2019年5月,光大資本收到上海金融法院應訴通知書((2019)滬74民初601號),浸鑫基金中優先級合伙人之利益相關方招商銀行作為原告,因前述提及的《差額補足函》相關糾紛對光大資本提起訴訟,要求光大資本履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訴訟金額約為人民幣34.89億元。目前,案件尚未判決。

但,按照適用的會計準則中有關預計負債確認等相關規定,結合本次投資相關方暴風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與光大浸輝簽訂的回購協議、馮鑫向光大資本和光大浸輝出具的《承諾函》、馮鑫質押給優先級合伙人的股權市值,以及正採取的海外追償措施等情況,綜合考慮以上等因素和截至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基於謹慎性原則,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已確認相關的預計負債人民幣17億元(2018年12月31日:14億元)。

2018年11月14日,光大浸輝收到仲裁通知,深圳恆祥股權投資基金企業(有限合夥)(簡稱「深圳恆祥」)就合夥協議和補充協議糾紛,以光大浸輝為被申請人之一,向上海國際仲裁中心申請仲裁,涉及金額約為16781萬元。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應深圳恆祥的要求凍結了光大浸輝的相關投資資產,目前,案件尚在審理中。

2019年2月25日,浸鑫基金投資期限屆滿到期,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截至浸鑫基金到期日,兩名優先級合伙人出資本息合計約人民幣35億元。2018年10月22日,光大浸輝收到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簽發的仲裁通知。申請人上海華瑞銀行因與光大浸輝之《上海浸鑫投資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合夥協議之補充協議》爭議事宜,請求裁決光大浸輝(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向其支付投資本金、投資收益、違約金、律師費、仲裁費等合計約人民幣45237萬元。2018年11月15日,光大資本收到法院通知,華瑞銀行就同一事由以光大資本為被告,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涉及金額約43136萬元。華瑞銀行啟動了保全措施,要求上海金融法院凍結光大資本的基本存款賬戶及相關投資資產。目前,光大浸輝涉及的仲裁糾紛案件尚未判決,光大資本涉及的民事訴訟案件已中止審理。

8月27日晚,光大證券(6178.HK)發佈中期業績顯示,該公司已成立專項工作小組,妥善進行風險處置工作。同時,公司依規依紀對MPS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追責,並將視風險處置情況採取進一步處理措施。

光大預計負債17億元光大證券表示,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情況,結合相關律師的專業意見,該公司認為差額補足義務的性質判斷存在不確定性,最終須承擔的具體責任仍須經法律程序或其他必要程序后再行明確。

2019年3月13日,因股權回購合同糾紛,光大浸輝作為浸鑫基金的執行事務合伙人,與浸鑫基金共同作為原告,以暴風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為被告,向北京高院提起民事訴訟。因暴風集團及馮鑫未履行相關協議項下的股權回購義務而構成違約,原告要求被告賠償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包括浸鑫基金下設特殊目的公司的銀行貸款利息、已向相關投資人支付的利息以及其他費用,合計約為人民幣75118.8萬元。

光大資本作為劣后級合伙人之一出資6000萬元。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對MPS 65%股權的收購。隨後,MPS公司經營陷入困境,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從而使得基金面臨較大風險。

今日关键词:持刀砸门被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