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中的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虽能正常工作-无极新闻
点击关闭

智能企业-小区中的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虽能正常工作-无极新闻

  • 时间:

具荷拉直播时痛哭

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東四環中路82號3座10層1106(北京金長安大廈C座)。但是,當記者來到此地時,安保人員對記者表示,小黃狗的確在此辦公,但已經「倒閉」,一個多月之前便已經搬走了,當時還發生了百餘人追討薪資的事件。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安然地享受這個行業帶來的新紅利,亦有人在困境之中掙扎。

曲睿晶向記者分析道,智能垃圾回收目前缺少完整的產業鏈,其主要是回收可回收垃圾,也可以說是有價值的垃圾,但由於意識不清,其中夾雜着很多其他垃圾,將其再次分類大大地提高了企業的成本。

據工商信息顯示,近一年,成立的涉及垃圾分類的公司就有近3000家。

記者向小黃狗的工作人員詢問其北京辦公地點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小黃狗確實在北京有辦公地點,但具體的地址並不清楚。

小黃狗於3月28日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聲明,試圖與團貸網「撇清關係」。小黃狗方面表示,小黃狗的運營主體為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與團貸網是相互獨立的兩個法律主體,小黃狗運營的環保產業與團貸網運營的互聯網金融產業並不存在任何業務關聯。並表示,小黃狗目前運營一切正常。

2019年6月6日,派生科技發佈《關於股票交易異常波動的公告》中提到,小黃狗欠各供應商的貨款暫時無法正常支付,且小黃狗目前對外應付債務金額較大,如最終無法全部恢復正常經營及支付貨款,可能啟動破產重整程序。

小區的居民告訴記者,剛投放的一段時間,隔兩到三天就會有人來搬運回收機里的垃圾,但是最近一個多月的時間,回收機長期處於已滿的狀態,具體的原因並不知道。

7月1日,號稱「史上最嚴垃圾分類」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上海成為中國第一個實施「垃圾強制分類」的城市。雖然目前正式施行強制分類的只有上海一座城市,但是根據住建部文件表示:到2020年底,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受累P2P王亮口中的「出事」,實際是指3月底小黃狗董事長唐軍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這一事件。

但在此之後,小黃狗資金被凍結、多地停運,數千名員工被迫離職等負面消息不斷傳出。

對此,小黃狗一位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公司目前是局部在運作,有些地方的項目停止運營了或者是沒有找到合作商,所以會出現這種問題。

2019年3月末,唐軍實控的另一家公司派生科技(300176.SZ)發佈公告稱,唐軍和派生科技的幾名董事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根據廣東省東莞市公安局官方通報,此案件與唐軍手下另一家公司團貸網有關,唐軍已投案自首。

工商信息顯示,2018年6月,小黃狗即拿下中植集團等共10.5億元的A輪融資。2018年10月,又獲得深交所上市公司易事特(300376)(300376.SZ)1.5億元戰略融資,估值達到150億元。

近日,記者走訪北京多個小區發現,小區中的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雖能正常工作,但均處於已滿的狀態。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調查獲悉,曾經風光無限的小黃狗接連遇到麻煩。該公司大部分人員已經流失,其中北京公司已人去樓空。記者在北京多個小區走訪發現,部分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處於無人運營狀態,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擺設。另外,小黃狗董事長唐軍實際控制的派生科技(300176.SZ)公告顯示,目前小黃狗已進入破產重整階段。

小黃狗相關負責人曾表示,小黃狗在未來三年計劃投資近400億元,在全國鋪設近100萬台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

曲睿晶表示,目前部分地區環境督察,把再生資源回收利用設施和企業一刀切定義為「低小散」,這樣使得垃圾分類的可回收物沒有地方去,分了以後又回到無害化設施鏈條。所以說智能垃圾回收面臨的問題是非常嚴重的。而且再生資源回收利用越來越大型化、國有化,民營企業將面臨更大的競爭。

王亮表示,據其所知,重整的可能性很大,公司解散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因為背後有一家投資公司實力很強,小黃狗有一部分資金是團貸網的,要把部分資金清理出去,投資公司才會注入新的資金進來,因為到時候老闆就換人了,目前,這個事情還沒有具體解決好,所以投資公司還不敢注入資金。

垃圾分類投資潮起,估值一度高達150億元的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黃狗」)卻在「風口」迷失了方向。

記者了解到,其業務模式主要是,拓展加盟商,加盟商每個小黃狗智能回收箱需付押金5萬元,3年後退還,另需付租金500元/年。再由加盟商與相關物業簽署協議,在社區鋪設智能回收站,通過低於市場的價格有償回收廢物后,再對回收的廢物進行分類、加工處理,實現收益。「小黃狗」需要付出的成本,包括運營的電費、場地費及維護費。

局部在運作隨着越來越多的城市加入到垃圾分類的行列里,垃圾分類儼然成為新「風口」,而其帶來的產業「新藍海」也悄然而至。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站、網約上門收廢品等新的模式在垃圾分類領域里湧現。

截至發稿,小黃狗方面未就上述問題向記者作出回復。不過,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從小黃狗東莞總部一位負責市場的工作人員王亮(化名)處獲悉,「因為前段時間公司出了事兒,還沒有完全解決好,所以目前為止公司只是局部在運作,可能有些地方的項目停止運營了或者是沒有找到合作商,所以會出現這種問題,項目還在,沒有去清理。」

一位環保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回收企業燒錢火速進場,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需求可以理解,但是太過迫切的話,則會適得其反。這個行業本身帶有社會服務性質,利潤微薄,很難賺到大錢。

「之前總部包括全國各地共有四千餘人。東莞總部這邊原來共有三層樓屬於小黃狗,但是目前為了壓縮成本,僅保留一層的辦公地,現在員工也只有原來的百分之五,全國大約只有280人,目前公司領導都在北京辦公。」王亮如是說道。

8月30日,派生科技在其半年報中提到,小黃狗已向法院提交了破產重整申請,目前相關事宜正在法院的指導下順利推進。

中國林業與環境促進會垃圾處理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曲睿晶對記者表示,智能垃圾回收只是簡單地將垃圾回收過來,在垃圾分類的初期,大家屬於一種感性認識,在宣傳、引導垃圾分類方面有一定的積極作用。但是目前垃圾分類已進入法制化、精細化的階段,現在它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了。而且目前其成本高,公司體積小,應該是屬於一個過時的產品,不能靠其來推進垃圾分類的實施。

除小黃狗董事長這一身份外,唐軍還是P2P平台團貸網的實際控制人。

或面臨更大競爭事實上,在垃圾分類的風口下,小黃狗一度被認為是這一行業的驕子,但其隕落的速度令人錯愕。

不過,王亮認為,小黃狗這個項目很好,因為全國都在推進垃圾分類,各地陸續也出現不少類似的公司,但是目前為止,小黃狗還是全國排名第一的。

然而,今年2月以來,小黃狗在全國多個城市的機器出現停止使用的情況。

小黃狗成立於2017年,是一個再生資源智能回收交易平台,主要通過在小區、寫字樓、酒店、鬧市區設立廢舊閑置物品智能回收站,以有償的方式接收用戶投放的廢紙、塑料、金屬、廢舊紡織品、玻璃等廢棄物。

新的產業藍海正在開啟,諸多企業紛紛看中其中商機,一些企業通過介入環衛設備製造、餐余垃圾處置、垃圾分揀、垃圾回收歸類等垃圾分類多個領域,開始從垃圾中淘金。

今日关键词:美国制裁土耳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