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起了一套以数据驱动为主导的小微贷款风险管理体系-中国投资资讯
点击关闭

模式策略-建立起了一套以数据驱动为主导的小微贷款风险管理体系-中国投资资讯

  • 时间:

首架电动飞机首飞

「一個中心批全國」的零售信貸工廠模式,即招商銀行在總行設立零售信貸工廠,集中全國44家分行的線上小微信貸業務,像現代化的工業生產一樣,通過標準化、流水線的作業對貸款進行審批。目前,以小微貸后預警、催收逐步全流程系統化管理為基礎,招商銀行實現了對存量小微業務的「三集中」管理:策略集中管控、預警早催集中運營、後端催收流程集中監控。通過貸后體系「三集中」,既增強了風險預警及化解處置能力,又降低了風險操作成本。

科技重塑貸款流程,使複雜工作簡單化、作業流程標準化、流程管理模塊化、風控手段多元化。在資料齊全的情況下,目前招行已經能夠做到小微貸款「T+2」審結,「T+0」放款;同時,零售信貸工廠將風險控制環節由一點或多點擴散至全流程所有崗位,在提高處理效率的同時,也提升了風險管控效果。

招商銀行目前在這一領域的貸款餘額已達4000億元,如此體量,照搬上述模式顯然不可取。「必須要依託數據、科技,更高程度標準化,來支撐更多客戶,同時管理好風險。儘可能接入更多數據,幫助我們更好了解客戶。」在趙曉君看來,科技的嵌入是商業銀行在小微領域取得突破的重要契機。

近年來,招商銀行探索以「科技+服務」助力小微金融,從服務手段、經營模式和風控能力三方面進行技術升級,提升小微貸款的覆蓋面和可獲得性。基於數據持續優化完善評分模型、決策引擎策略等量化分析工具,建立起了一套以數據驅動為主導的小微貸款風險管理體系。

「集中審批」的背後是統一的標準和數字化操作。趙曉君解釋,這是為了讓信貸風險標準更趨一致,防止同樣的產品在各個地區落地標準不同。同時,總行統一操作也凸顯了審批的獨立性。「這是所有資產質量保證的前提。」趙曉君強調,管住風險是核心,在此過程中,總行也可以集中人力物力來建模、驗證數據、優化評分卡。另外,為了更好提升效率,完善「一個中心」,招商銀行設計統一流程,構建「快遞式」審批服務,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規定動作。

此外,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為了破解小微風險識別的難題,招商銀行還引入了包括個人及企業徵信信息、工商信息、法院執行信息以及公積金和稅務等公信力信息在內的大量內外部數據。趙曉君也呼籲,類似產權登記部門等還需要更多接入,共同服務好小微企業。

對於如何更好熨平地區差異化的問題,趙曉君回應:「我們在各地都接入大量當地數據,並且派總行審貸官去分行了解情況。目前風險水平還是符合期許的,全行總體數值也在承受範圍內。」

事實上,小微金融頗有成效的銀行也不乏存在。例如,發達國家的商業銀行通過評分卡、免擔保等金融創新,把小微企業貸款變成極具價值的投資和風險相對較低的業務,在操作上主要以10萬美元以下的小額信用貸款為主。在國內,小微普惠領域相對比較成熟的商業銀行等也是以小額為主,專註熟悉的地域,有一定的貸款餘額規模。

「一個中心批全國」的背後技術的鋪墊,正是招商銀行「一個中心批全國」得以實現的關鍵。審貸的集中以及對地區差異化的把握,是招商銀行「鋪開」小微的關鍵。

2012年,招行提出普惠和數字化的探索,並逐步建立「零售信貸工廠」,2015年,又在此基礎上疊加金融科技戰略。最近三年,該行在進行科技轉型以及在小微方面的應用步子更快,實現了服務效率和風險管理水平的躍升。

數字化手段同樣運用在貸后風險的管理上。趙曉君認為,傳統貸后管理是低效的,不適用於普惠小微業務,所以招商銀行先行使用數據識別風險。如果出現異常數據,系統首先會自動篩選,這樣既降低了人工操作的壓力,也提高了貸后管理的精確度。

科技重塑貸款流程「其實不管是其他國家的模式,還是國內一些比較成功的模式,對於招商銀行這麼大規模的銀行來說,都沒辦法照搬。」招商銀行零售信貸部副總經理趙曉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坦言。

本報記者張末冬截至2019年5月末,招商銀行(600036,股吧)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餘額達到4130億元,是股份制銀行在該領域當之無愧的「排頭兵」。

從招商銀行現階段實踐來看,線上授信最高額度為50萬元,更高則有賴於數據和人工的結合,後者更多判定非標準化的內容。「在相當長時間內,小微業務的複雜性決定了金融服務中人和數據要形成良性互動,需要通過這個過程去發現問題、完善機制。」趙曉君強調,此舉嘗試達到量化工具與人工經驗的不斷融合。

趙曉君介紹稱,一方面,招商銀利用大數據平台,運用「數據+策略+平台」的智能風控體系,分析集群的風險特徵,做到風險定位更精確;另一方面,通過對存量押品建立標準化數據庫,形成押品綜合評價模型,針對押品實現精準評級,降低押品風險。

今日关键词:武圣关公回归定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