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水波希望在阔别20年后重回国际市场-林芝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发展-丁水波希望在阔别20年后重回国际市场-林芝新闻

  • 时间:

皎月女神重做

1987年,丁世忠花了46元買了一張從福州去北京的火車票,開啟了創業之旅。起初公司走批發市場模式,從50萬元起家,到10億元的銷售規模,安踏用了10年。1991年安踏品牌創立,取「安心創業,踏實做人」之寓意,步入品牌營銷發展階段。

時至今日,體育品牌競爭已打通國際品牌和民族品牌之間的界限。在新的歷史時期,中國企業需要在更廣闊的市場空間和更激烈的競爭環境中,謀求更卓越的發展質量,在建設體育強國和提高中國體育國際影響力方面,貢獻與之相匹配的產業力量。

阿迪達斯和彪馬來自達斯勒家族的兩兄弟,而安踏、特步和361度則出自三位閩南丁氏同鄉。陳埭有一條叫作烏河的小河,西岸住着創立了特步的丁水波的家,東岸則是創立了安踏的丁世忠的家。創立了361度的丁伍號則是這兩位丁總在陳埭民族中學的「校友師兄」。

正如德國巴伐利亞州小鎮黑措根奧拉赫孕育了阿迪達斯和彪馬兩大世界體育用品製造商,中國福建省晉江市陳埭鎮誕生了安踏、特步、361度等一批正在世界舞台崛起的民族體育品牌。

幾乎在同一時期,許多早期創業者都決定徹底改變家族企業在管理上的混亂和滯后,不少企業籌謀上市。藉助悉尼舉辦奧運會和北京申辦奧運會的東風,中國體育用品製造業迎來了黃金十年。

此後,中國體育用品產業告別了瘋狂生長、開店躺贏的「草莽時代」。所有轉型成功的企業無不走上精耕細作之路,謀求從「品牌批發」到「品牌零售」的轉型。

2015年,安踏成為國內運動用品行業首家銷售額超百億的公司。如今,安踏作為中國奧委會合作夥伴,成為行業發展風向標。公司通過收購斐樂、斯潘迪、迪桑特等多個國際品牌走上多品牌協同發展之路,今年又吞下始祖鳥母公司亞瑪芬,彰顯龍頭老大的信心與實力。2019年上半年財報顯示,安踏公司收益增長40.3%,達148.1億元,位居國內行業首位。

改革開放之初,陳埭鎮岸兜村村民選擇大胆挑戰「安分守己」的活法。丁世忠的父親丁和木就是敢於「吃螃蟹的人」。1980年,丁和木變賣了家裡一切可以換錢的東西——穀子、蟶和家禽家畜,與數十位村民聯合創辦鞋廠。

1994年,丁伍號的工廠已經開始生產自有品牌的運動鞋,后因商標糾紛,公司決定將品牌確定為361度。結果當年銷售額不降反升。而丁水波則在90年代中期將「外銷鞋」做到了極致。

1983年,一個每天只能生產5雙鞋的手工作坊,就是361度的前身。這樣的家庭式作坊在20世紀80年代的晉江非常典型。1987年,剛讀中學的丁水波學到了鞋匠的本領,與人合夥在烏河邊辦了製鞋作坊,就是日後「三興公司」的雛形。

特步上半年公司營收33.57億元,同比增長23%,凈利4.63億元,同比增長23%,連續第二年蟬聯天貓跑鞋類別銷量第一。丁水波希望在闊別20年後重回國際市場。而這次,他將帶着自有品牌走向世界。特步已在東南亞市場打開局面,印度、越南等地已有品牌商店,產品通過跨境電商銷往150多個國家和地區。

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33.27億元的361度近年來在贊助國際大型賽事方面不遺餘力,為公司國際化戰略鋪路敲門。例如通過贊助里約奧運會和雅加達亞運會成功打開巴西和印尼的市場,同時積極布局冰雪、電競等產業,在海外產品設計研發國際化方面取得傲人成績。

進入21世紀,市場嗅覺敏銳的閩南商人捕捉到了時代脈搏。在轟轟烈烈的「造牌運動」中,僅福建晉江就誕生了成百上千個品牌。2001年,丁水波創立「特步」,正式宣告回歸國內市場,立下了體育跨界娛樂的「品牌人設」,逐漸確立了跑步的主營領域。

2008年北京奧運會讓全行業對市場判斷過於樂觀,此後爆發全面庫存危機。2013年上半年,361度營收下降30.4%至19.98億元。丁伍號通過在中小城市增加發展童裝零售店,創新渠道模式,加大電商投入力度,成功「過冬」。這次「洗牌」讓不少企業資金鏈斷裂,面臨生死存亡的抉擇。

傳承着「愛拼敢贏」的精神,從篳路藍縷、白手起家到報團取暖、共克時艱,再到轉型升級、鍛造品牌,中國運動裝備企業經歷了不同階段的大浪淘沙、脫胎換骨,不僅在世界站穩了腳跟,還要施展更遠大的抱負。

今日关键词:李佳琦被放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