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神州和安进的合作均是关于肿瘤药物的开发和推进-什邡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全球-百济神州和安进的合作均是关于肿瘤药物的开发和推进-什邡新闻

  • 时间:

孙文斌被判死刑

2018年7月,百濟神州港股IPO,成為首個在美股和港股同時上市的中國生物醫藥公司。

安進是全球生物製藥領域的巨頭無疑,百濟神州也是「頂着光環」出身。

在11月1日下午的一場記者會上,百濟神州中國區總經理兼公司總裁吳曉濱對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媒體表示收購過程是創始人歐雷強親自參与推動的。

據IQVIA數據,2018年,全球腫瘤藥物支出近1500億美元,同比增長 12.9%,連續5年呈兩位數增長。這一增長完全由治療藥物支出上漲所驅動。2018年,中國腫瘤治療市場規模高達90億美元,年增長11.1%。由於中國市場某些藥品價格遠低於其他市場,全球腫瘤治療費用佔比為85%,中國這一數據為70%。

本土創新葯企在11月1日迎來了又一個高光時刻。

百濟神州首席財務官兼首席戰略官梁恆在上述記者會上說,「安進做了很大的投資,可以想象他們對我們的盡職調查是非常詳細的,也會考慮各種各樣的因素,最終達成合作,也是對於這份做空報告一個不言自明的回答。」

第二個意外來源於被「做空」,9月初,沽空機構J. Capital Research發佈報告,指控百濟神州偽造了60%的銷售額、關聯交易、創始人「套現」及其廣州公司的主體和業務「空殼化」等。9月底,百濟神州宣布其廣州生物葯生產基地一期項目正式竣工,其自主研發的PD-1抗體替雷利珠單抗將在此生產。

如果該交易順利完成,將創下中外生物製藥企業間最大交易金額。

2018年,約有35個新葯因政策利好而提速獲批,其中14個為抗腫瘤藥物,這一數字基本與發達市場類似,且14個中有8個為本土研發的創新葯。

但如何更快地讓產品上市分食市場,找一個懂本土、懂政策、有團隊、懂如何能進醫保的合作夥伴可能是更具有性價比的選擇。

「安進三個產品,一個已在中國獲批、一個已經申報,一個即將申報。20個產品,一部分數據已經公布過。治療領域包括非小細胞肺癌等實體瘤和血液腫瘤等。」百濟神州高級副總裁汪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表示,「我不覺得會跟我們自己的研發管線有衝突,很多是互補的。很多腫瘤病人是很難治愈的、不斷複發,所以需要多種不同手段治療同一種腫瘤,很多藥物和百濟神州的管線可以做聯合治療。」

「意外之財」根據今年跨國葯企的半年報,安進營收114.28億美元,大概在全球葯企營收中排名第十上下,歐雷強在記者會上說「安進是全球第六大生物醫藥公司」。

此前兩天,安進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業績。總收入下降了3%,至 57億美元,與2018年第三季度相比,反映了生物仿製葯和仿製葯競爭對關鍵產品的影響。產生32億美元自由現金流;2019年總收入修訂為 228億至230億美元。

2017年,百濟神州與另一家美國生物製藥巨頭新基開始合作,雙方共同開發和商業化百濟神州用於治療實體腫瘤的PD-1抑製劑替雷利珠單抗。百濟神州也接手了新基在中國的運營,擁有新基三個在中國獲批產品的獨家授權,包括ABRAXANE 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結合型)、瑞復美(來那度胺)和VIDAZA 注射用阿扎胞苷。百濟由此開啟了一家生物創新葯企的商業化進程。

百濟神州和安進的合作均是關於腫瘤藥物的開發和推進。包括在中國開發和商業化安進三個已在全球獲批上市的藥物地舒單抗注射液(骨巨細胞瘤)、注射用卡非佐米(多發性骨髓瘤)和注射用倍林妥莫雙抗(複發或難治性成年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2018年三個藥物全球銷售額分別為17.86億美元、9.68億美元和2.3億美元。以及在全球範圍內共同開發20款安進抗腫瘤管線藥物。

在市場表現上,進入了國家醫保的藥品放量明顯。2019年第二季度,跨國企業銷售額達到592億元,同比增長17.5%;如得益於赫賽汀通過談判進入醫保並持續放量,羅氏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銷售額增長率高達41.1%。

11月1日,美國生物製藥企業安進(Amgen)宣布以27億美元現金收購中國生物創新葯公司百濟神州(納斯達克代碼:BGNE;香港聯交所代碼:06160)20.5%的股份。

在這個時間節點,安進這筆「意外之財」頗有些「定人心」的意味。

同時,當時負責輝瑞中國業務的吳曉濱加入百濟神州,成為其中國區總經理、百濟神州總裁,引發業內熱議。

安進與百濟神州將共同承擔在全球範圍內的開發費用,其中百濟神州將在合作期間貢獻包括開發服務和現金在內的總價值至多為12.5億美元。百濟神州有權獲得每款產品(不包括AMG 510)在中國以外的全球銷售的特許使用費。

考慮到一年多以來百濟神州經歷了在港交所雙重上市、重磅藥物遲遲未獲批、與新基合作終止、被沽空、開新廠,這筆交易來得充滿戲劇性。

中國市場在審評審批政策利好和不斷增長的腫瘤藥物需求助推下,「中國市場」這四個字對跨國葯企就是「誘惑」。10月29日,默沙東宣布2019年第三季度業績,中國市場對於疫苗的供不應求使其成為國際市場表現最好的國家,銷售額8.98億美元,同比增長84%,主要靠HPV疫苗和腫瘤藥物貢獻。

安進已同意以每股ADS 174.85美元的價格,較百濟神州截至2019年10月30日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30天交易量加權平均價相比溢價36%,購入價值約27億美元的百濟神州普通股。安進將在百濟神州董事會獲得一個席位。預計交易將於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

作為百濟神州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歐雷強對於安進的「大手筆」的動機解釋是,「一定是相信這個公司是值得投這麼多錢的。也是因為我們已經花了非常多的力量在中國進行商業化以及臨床研究,在全球建立了一個超過1000人的臨床研究團隊,其中在中國有600多人。」

2016年,在未有產品上市的情況下,百濟神州在納斯達克IPO,完成1.82億美元融資。

意外首先來自於另外兩家大公司的併購,2019年新年一過,百時美施貴寶公司(BMS)宣布將以740億美元收購新基(Celgene),如順利完成,這將是生物製藥史上第四大併購交易。由於收購與被收購公司往往有許多合作研發、互相授權的交易項目,合作方也面臨著併購的後續影響。

吳曉濱表示,「我們現在建立的腫瘤商業團隊已經有700多人,在國際公司里屬於第一梯隊。隨着安進產品的加入,未來自己幾款產品的上市,這個隊伍可能還會繼續擴充,這也是安進和我們合作的理由之一。」

23個藥物如何影響雙方未來的資金、研發、臨床和商業化資源,都是業內關心的問題。

原標題:安進27億美元入股百濟神州: 政策東風下中國創新葯企的誘惑

由於BMS本身就擁有已上市的同類競品PD-1藥物Opdivo,基礎良好,市場擔憂百濟的PD-1很難在新家中找到好位置。百濟與新基的合作由此意外終止。今年6月,雙方宣布終止關於替雷利珠單抗的全球合作,在BMS完成對新基的收購前,新基同意就合作終止向百濟神州支付1.5億美元。

歐雷強說,「現在對於生物醫藥行業是非常特殊的時期,中國政府正在鼓勵創新藥物的報銷,以及在臨床試驗方面大力推進,我們也希望趁此機會能夠進一步發展成為全球更大的生物醫藥公司。」

臨床、商業化能力和「在中國」,大概就是此次合作的幾大吸引力。

對於安進來說,要分食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的「腫瘤蛋糕」,選一個優秀的本地合作夥伴大概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2010年,百濟神州作為一家研髮型公司在北京成立。創始人之一的歐雷強此前從麥肯錫到多家醫藥公司的一把手,積累了行業經驗。另一位創始人王曉東是美國國家科學院和中國科學院「雙院士」。

今日关键词:误杀票房破1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