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金盛集团出现了挪用融资资金的情况-安图新闻
点击关闭

金盛集团-同时金盛集团出现了挪用融资资金的情况-安图新闻

  • 时间:

威尼斯最严重水灾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曾報道過已經部分逾期並停止付息資金的鉅安長江上海核心商業專項私募基金,如今有了新的進展。記者獨家了解到,金盛項目已經在司法程序中,一審鉅派方面勝訴,目前正在二審階段,同時金盛集團出現了挪用融資資金的情況。對這一信息,記者向長江鉅派(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江鉅派」)相關負責人求證,對方表示,金盛並未按約定歸還銀行貸款,確有挪用行為。長江鉅派相關負責人今年9月在投資人溝通會上透露,項目方挪用資金的原因是在2017年被銀行抽貸20億元,資金都被挪用到集團統一調配,以償還經營借款。

上述投後會議之後的2個月,2019年9月,長江鉅派針對該項目再次召開投資人溝通會。根據錄音,長江鉅派相關負責人在會上透露了更多細節,稱約定應歸還銀行的5億元資金,實際只歸還了1.3億元,另有3.7億元被挪用。還稱王華表示挪用資金的原因是金盛在2017年被銀行抽貸20億元,故挪用了資金來償還銀行貸款。

不過,記者通過天眼查了解到,融資主體上海春申汽配市場有限公司目前的開庭公告達到420條,粗略統計開庭日期在2015年至2017年之間的公告,達到268條。股東金盛置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目前有23條開庭公告信息,17條立案信息。在這樣的情況下,鉅派投資依舊選擇與其合作的原因是什麼?

會上相關負責人還稱,長江鉅派於2018年5月發現相關銀行的抵押並未撤銷,經調查發現有資金挪用的情況。為此,公司成立了專項小組與王華進行談判,於是對方增加了擔保。通過與王華的溝通,長江鉅派認為其資金流動性尚未枯竭,同時還款意願強烈,故給予其一定時間。

另外,金盛得到融資后需要還相關銀行的5億元貸款。本應在解除抵押物銀行第一順位抵押后,基金方會成為第一順位抵押。然而,項目公司應於2017年底執行的約定並未履約,管理人則是到2018年第三季度才進行了說明。

此外,長江鉅派相關人員在會上表示,公司通過調查得知,作為基金擔保方之一的金盛集團,其實控人王華名下擁有的18個銀行賬戶均已查封,但大多沒有資金,也沒有查得房產的信息。金盛集團存在資產大於負債,但流動性較為嚴重的問題。

至於訴訟和報案的緣由及作為管理人的盡責問題,長江鉅派稱,「對金盛集團獲得融資后,按約定應交還銀行貸款資金的挪用是出乎意料的。管理人在知曉了該情況的第一時間,即要求金盛集團追加(擔保)增信,否則將提起訴訟。金盛集團提供了南京金盛裝飾市場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的擔保,並示明正與紅星美凱龍(601828,股吧)和居然之家洽談項目出售。管理人在印證此事後,給予金盛集團在一定時間出售資產以更正違約行為。在得知有銀行已經率先對金盛集團進行司法查封后,管理人立即向法院提起了訴訟,並查封了大於整個基金金額的資產和股權。至今年1月,管理人向公安機關報案,希望金盛集團更正挪用資金的行為,也是希望通過刑事手段給金盛集團施壓,后受到政策導向的影響被撤案。」

銀行抽貸20億根據投資人提供的錄音,長江鉅派在2019年7月的投後會議上表示,該基金是2018年8月下旬發現了銀行與金盛集團的多個項目主體進行了訴訟,於是基金管理人隨即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訴訟。2019年1月7日基金管理人向上海閔行公安經偵報案,隨後公安在3月初立案, 4月4日撤案。2019年6月,法院出具判決書表示,支持基金管理人的訴求,要求金盛集團償還債務,支付利息及違約金。今年7月時收到了律師轉交的金盛集團上訴通知書,表明目前司法程序轉向二審。

彼時,鉅派投資方面表示,通過雙方的合作,一方面可以使鉅派投資的客戶群,即「先富起來的」人們將資產投入到中國實體經濟中,以實現資本增值;另一方面,金盛集團將進一步獲得金融賦能,讓產業結構從「重」變「輕」,腰身變得更加柔軟。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彭春桃律師向記者表示,一般而言合同中所提的「及時」應在第一時間內以各種有效方式通知基金委託人,以3天內為宜。

不過,根據《私募投資基金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十八條,發生影響投資者利益的重大事項時,信息披露義務人應當按照合同的約定及時向投資人披露。在基金三季報的披露中,長江鉅派也將金盛未還款的情況列為重大事項。並且,根據基金合同第二十條,報告義務中,基金運行期間發生對投資者利益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管理人應當在5日內向基金業協會報告,並及時向基金委託人披露。

同時,該負責人表示,金盛集團當時確實涉及有一些訴訟,如房屋租賃合同、房屋買賣合同訴訟等,但主要為經營上的糾紛,非金融機構借款糾紛,在建材家具行業中較為普遍。同時,調閱其央行徵信報告,亦無逾期、違約等行為。上述的合作協議則只是框架性的、意向性的約定,不作為協議雙方應必須履行的義務或需承擔的責任,具體的項目仍應一事一議,履行必要的盡職調查和風控程序,以具體針對該項目的法律文件約定的權利義務為準。

公開資料顯示,鉅安長江上海核心商業專項私募基金整體規模8.3億元,基金到期時間分別為2019年8月至11月。基金融資主體為上海春申汽配市場有限公司,資金將主要用於支付金盛上海家居博覽中心項目工程款及裝修款及管理人書面同意的其他用途。該基金由鉅洲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作為基金管理人,長江鉅派作為投資顧問。目前,基金已經部分逾期並停止付息,且金盛上海家居博覽中心已經處於停工狀態。

說明中表示,按照投資框架協議的相關約定,項目公司應于管理人確認募集結束后,解除抵押物銀行的第一順位抵押,但項目公司未能及時履約,管理人隨後函告項目公司及擔保方,要求其改正違約行為。

延遲披露為避免系統性風險記者查閱此前的宣傳資料了解到,在2017年12月,鉅派投資與金盛集團雙方還達成了最新的戰略合作。根據合作協議,雙方將以多元化的金融產品和多渠道的融資方式開展相關合作,合作總規模為人民幣30億元。

其進一步表示,基金成立前,資管團隊和風控團隊會對金盛集團提供的材料進行審查,並開展盡職調查以論證可行性。同時,委託第三方獨立機構(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對交易對手及相關擔保方進行法務和財務盡職調查,並由該獨立機構出具詳細的法務和財務盡職調查報告。

民營企業的融資難題在銀行「抽貸」「斷貸」的行為之下,往往變得更為突出。而銀行為了防控風險管理所作出的決定,也可能將風險轉嫁到了更多非銀金融機構身上。

在2017年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時間內,為何長江鉅派方面遲遲不對這一問題進行披露?長江鉅派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管理人于 2018 年 6 月察覺金盛集團未履約償還相關銀行貸款后,要求金盛集團增加擔保,並提供還款計劃,且已經與律師事務所協商準備後續可能出現的訴訟。在 6~7 月,都在與金盛集團協商解決問題,且金盛集團表示正在籌劃資產出售及再融資。在此過程中,第二季度報告起草之時恰值協商階段,還沒有結果,故貿然披露信息可能會導致信息披露不夠全面、準確,且極易引發系統性風險,不利於資金整體安全。故直到第三季度情況明朗后,進行了詳細披露。

經濟下行的過程中,實體經濟企業利潤狀況會惡化,銀行從防範壞賬風險的角度有從企業抽貸的動力,而這反向加大了企業的經營壓力。根據長江鉅派投資人溝通會的錄音,長江鉅派曾向經偵確認,經偵方面告訴長江鉅派,資金都被王華挪用到集團統一調配,以償還經營借款。

對此,長江鉅派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金盛集團從事家居建材行業多年,企業規模在行業內處於領先地位。金盛集團旗下資產主要位於南京、上海、武漢等沿江經濟發展較快的核心城市。從企業當時提供的財務和經營數據來看,均為良性正常運行狀態。和金盛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是在前期合作過程中,項目運作正常,未發現違約等行為,在此基礎上雙方簽訂了意向性的戰略合作協議。

此外,根據基金資料顯示,基金募集階段該博覽中心的主體結構已經完成,正在啟動內部裝修工程,並預計在2018年5月竣工開業。然而,直到距離約定的開業時間過後5個月,也就是2018年10月,基金管理報告中才顯示,由於項目公司以及金盛集團的現金流緊張,工程進入三季度后基本處於停工狀態。

針對上述情況,記者向長安鉅派相關負責人求證。對方表示,上海核心商業專項私募基金中金盛並未按約定歸還銀行貸款,有挪用行為。另外,項目實際控制人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是一項常規風控措施,擔保人並非名下資產為空,例如王華個人仍實際控制金盛集團及香港上市企業裕田中國。

今日关键词:叙利亚成国足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