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新募基金只有388只-多多游戏-闽东新闻
点击关闭

经济记者-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新募基金只有388只-闽东新闻

  • 时间:

CUBA全明星

但是話說回來,資本助力實體經濟發展,關鍵還是要有真金白銀實力相佐。「企業發展對資金的需求仍然較大,特別是在經濟換擋期內,國內穩增長調結構的過程中,新興科技領域的創新資本投入仍有待加強。」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當前中國經濟雖受內需拉動影響大,但核心技術領域的產業聚集仍未形成規模,產業集聚效應有待加強。

另據統計,今年以來,截至11月初,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共有146個退出案例(以基金數計),其中非IPO的只有26個,IPO退出的佔比超過82%。值得注意的是,通過科創板IPO的退出案例為78個,佔全部退出案例的53%。

前述深圳私募人士告訴記者,不少機構現在已經是「貓冬」的心態,進退顯得有些身不由己。

創投募資繼續斷崖式下跌兩頭受堵,創投募資該咋辦?一個殘酷的事實擺在面前,即創投募資正在繼續斷崖式下跌。

一方面來自備案審查趨嚴,深圳某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果把目光投向新產品的發行,存量殼的執行事務合伙人權利和義務難劃分,「公司自身不好協調,單發審核力度也在加強。」

資金募集和項目投資雙雙遇冷,按照普遍「3+2」的資產管理結構推算,原先在2013~2014年成立的基金大多都已開始清算收益,只不過,缺乏增量資本和頭部機構帶動的創投界已進入資本「寒冬」。

據統計,截至11月中旬,2019年中國創業投資機構的新募基金只有388隻,募資總額只有1798億元,相比於2018年初新募集基金超過700隻,募資總額解禁5000億元來看,幾乎是斷崖式的下跌。

有投資界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新增協會備案的管理人數量確實沒有激增,原因在於自律性要求對部分機構做低頻換水,雖然力度不夠大,但增量已經微乎其微。這意味着專業機構很有可能在對外投資方面的速度更加放緩,而對融資難問題來說,同樣是個不小的挑戰。

回顧前一階段監管的動態,協會層面也在落實登記備案的信用背書工作,包括估值的指引和從業人員的指引。雖然都屬於行為標準,但不可迴避的一點是,以市場當前的募投管退現狀而言,不論是押寶重地科創板還是上市公司併購項目,一級市場投資機構的子彈愈發成為消耗品。

事實上,今年以來,資金上游的水龍頭似乎在關緊,對風投市場而言,首當其衝的影響就是募資。在這樣的環境下,機構表現出了投資疲態,更重要的是沒有新投資金願意進來。

目前機構表現出投資疲態趕上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備案收緊周期,時下機構多以「不好弄」回復,在得知記者追問此前因部分機構在執行基金產品委託第三方有資格的管理人進行備案所遇到的阻力時,他們表示很難推進。

儘管在前述投資界人士看來,新增機構數量的減少一部分原因也在於備案環節收緊。「比如外部其他金融機構監管要求以後,私募基金在做,有些風險點作為詢問的補征意見是要重新提交審核的,比如一些財務情況,可能大家也都認為備案難度更大了,確實在備案環節,在方法論上我們確實要作一些調整。」

另一方面,如其所述遇到新發產品備案過程中的阻力,記者也從知情人士處獲悉,目前協會的登記備案數據中,總量基本在24400家左右徘徊,「雖然表面波瀾不驚,但裏面已經在作大量的調整,很多機構在做市場退出」。據透露,出於自律的考量,部分機構或被調整出去,現有機構在做低頻度的換水,雖然力度不是很強,但是已經沒有增量了。

根據清科旗下私募通數據統計,10月VC/PE市場共發生310起投資案例,同比下降40.6%,環比下降6.1%;總投資金額為265.23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53.2%,環比下降33.0%。

自上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關注雙GP基金「另類借殼」現象后,本周繼續對部分機構跟進訪問。從反饋來看,當前備案收緊確實是尋求代持合作的原因之一,但由於風險因素,一些專業機構寧願在此時「過冬」。

而另一則數據則直逼機構生存生態。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協會新登記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和私募資產配置類管理人的數量已出現明顯下降。據統計,自2015年這一數據問鼎3887家后,在隨後3年裡逐年遞減,分別是2646家、1789家和445家,2019年上半年只有9家。

今日关键词:聊天记录可当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