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生鲜电商呆萝卜开始传出拖欠供货商货款和裁员的消息-Flash小游戏-上市公司资讯网
点击关闭

模式合肥-社区生鲜电商呆萝卜开始传出拖欠供货商货款和裁员的消息-上市公司资讯网

  • 时间:

日本地震

從11月下旬起,社區生鮮電商呆蘿蔔開始傳出拖欠供貨商貨款和裁員的消息。公司創始人李陽其後公開承認資金緊張、運營陷入困局,並表達會堅持自救、積極籌措資金。

12月6日,呆蘿蔔發佈公告稱:「將於2019年12月9日百店同啟,從發源地——合肥再次出發。」據呆蘿蔔合肥負責人表示,「在未來的1到2個月內,計劃將合肥的門店數恢復營業至300家左右,爭取達到原來門店數的80%到90%。」而本地市民在得知消息后,很多人都回應說,「大家其實挺期待家門口的菜籃子恢復運營的」,如果品質如初,還會繼續買菜,但會更謹慎充卡。

今年8月,Mob研究院發佈的《2019生鮮電商行業洞察》報告顯示,生鮮電商行業在經歷行業洗牌、巨頭入場后,進入模式探索和穩定發展新時期,呆蘿蔔成為這段時期中罕見的模式創新者。

陳虎東認為,生鮮電商的保鮮問題,B端做得好,C端最後一公里做得其實有待完善。在前端C端市場極為火爆的情況下,後端發展不給力,所以導致資本進入到前端,想借用「流量」撈一把,前端「燒」得很厲害,後端被「冷落」了,前後端不協調。因此,近期的生鮮電商連續倒閉,在情理之中。

12月11日,「我廚」被發現其官網和APP均已暫停服務。我廚是提供都市餐桌一站式解決方案的移動生鮮電商,成立至今共獲得過三輪融資。同一天,「吉及鮮」宣布融資失敗,店鋪關門。同樣經過三輪融資的「吉及鮮」是一家主攻武漢市場的前置倉生鮮電商。

生鮮電商經營艱難背後:風頭最勁的社區門店模式將繼續作為行業發力點

儘管如此,就在呆蘿蔔事件爆出的短短一周內,還有包括我廚、吉及鮮、妙生活等生鮮電商平台傳出經營困難甚至關閉的消息。當大部分垂直領域電商都經歷野蠻生長又歸於平靜后,為什麼生鮮電商們活得如此艱難?

再早之前,2019年5月,估值已經超過10億元的「鮮生友請」宣布其全部門店暫停營業。

探因沒平衡好擴張速度與現金流?組織內部出現問題?這樣好的商業模式,今年6月才又拿到6億多元的融資,為什麼會突然就倒下了?小L坦言,「內部很多人都沒想明白」。

「呆蘿蔔直接由產地直供,每天晚上十點前截止收訂單,根據訂單量(以需定產)第二天一早送貨到社區門店。這樣的話,生鮮蔬果只在門店的冷櫃里存放幾個小時,損耗率比一般生鮮電商(20%-40%)要低得多,價格能做到比傳統菜市場低20%。」小L介紹道,社區門店的面積也不用大,它不需要有陳列功能,只是擺放冷櫃,以及方便門店合伙人日常傳播、售賣,而合伙人還可以藉此拉用戶,建立社群業務。

根據公開信息分析,呆蘿蔔在年中這輪融資后,短短4個月內1000家店就燒掉6億元人民幣,平均單店要燒掉60多萬元。有電商專家認為,這既不符合生鮮店的經營常識和基本規律,呆蘿蔔作為一家經營了四年的生鮮「老司機」,以這樣的「高速度」燒錢,也很不正常。小L也說,在被外界批評燒錢太瘋狂后,內部曾相互檢討,並不認為存在這樣的問題。

零售業專家胡春才就此分析指出,「採取合伙人制主要是解決管控的問題。以前在合肥一個城市,由老闆和核心團隊跟進,在虧損、人員素質等方面是可控的,但是一下子擴張到19個城市,一旦業務配套跟不上會非常容易產生虧空,這也是他們需要汲取教訓的地方。」

對於生鮮電商未來哪種模式才能最終跑出,網經社電商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菜場有時效性,部分區域超市覆蓋又不夠密集,再加上一二線城市生活節奏加快,時間和便利性成為不少上班族的優先考量因素,這使得手機買菜有着較大的用戶需求。」展望未來,生鮮市場會呈現菜市場、超市和社區生鮮(手機App+前置倉)等多種業態共存的局面。

預約制+社區門店+社群電商,

某生鮮電商資深人士Y向新快報記者表示,他們內部也分析過呆蘿蔔的商業模式,也覺得如果聚焦二線城市的話是沒問題的。現在看來,最大可能問題出在內部經營或者組織問題上,「呆蘿蔔的商品價格壓得比較低,那就需要規模足夠大才行,規模不大是沒法直採的。可能是沒平衡好擴張速度與現金流這兩件事,也有可能組織內部出了問題。」

據悉,在呆蘿蔔不利消息傳出后,有合肥供應商代表估算,該公司的現金缺口已經高達2.9億元,這其中包括以下欠款:欠供貨商1.5億元、欠門市加值金5000萬元、欠合伙人保證金5000萬元,欠員工薪資以及補償金4000萬元。

12月9日,社區生鮮電商平台「妙生活」被曝正大量關店,結束在這一垂直領域的探索。據媒體報道,「妙生活」已結清了所有貨款,並賠付了員工工資;與呆蘿蔔相比,「妙生活」的離場顯得更為體面。

根據公開資料,呆蘿蔔是一家互聯網生鮮電商平台,銷售蔬菜水果、米面糧油、肉禽蛋奶等生活用品,2016年在合肥開出第一家門店,採取在線下單,隔日線下門店自提的方式,且推行門店合伙人制度實現拓展。

此外,他還認為,未來隨着電商巨頭們紛紛以不同形式進軍社區菜市場,這些電商巨頭正不斷加碼冷鏈物流建設和生鮮供應鏈投資,擁有全產業鏈資源和全渠道資源的企業優勢將愈加凸顯。

讓人意外的是,呆蘿蔔竟然得到了一批員工的信任和支持,願意不拿薪水「再堅持一段時間」;還有消息稱,近60家供應商將自發融資2億元給呆蘿蔔。12月9日,「刮骨療傷」后的呆蘿蔔宣布從發源地合肥再次出發、百店同啟。

據小L透露,這套業務模式已經在合肥發展運作了三年,覆蓋市內所有主流社區。不僅成為地方的驕傲,也已十分接近盈利,這在生鮮行業,是連一些巨頭企業也沒做到的。

出路加碼冷鏈物流建設和生鮮供應鏈投資在呆蘿蔔事件發酵前後,其實還有數家生鮮電商平台被爆出經營困難。

小L告訴記者,呆蘿蔔的模式經過他們多次推演、復盤,都覺得能走得通。「現在熱門的前置倉模式,和盒馬類的新物種,針對的都是一線或者准一線城市的用戶。這些用戶對生鮮的需求其實算不上高頻,一周頂多下單一兩次,但是對送貨上門和配送時間有很高要求。呆蘿蔔針對的是像合肥、南京這些二線城市的用戶,這部分用戶畫像是這樣的:家庭觀念重,空閑時間多;可支配資金不低於一線城市,很有購買力、消費力;有強烈的消費升級願望。對這類用戶來說,送貨到家的服務不是必要,但是需要每天買菜甚至頓頓要買,價錢還要便宜,是真正的高頻剛需。」

破解行業諸多痛點「呆蘿蔔的模式絕對可以走得通的!對比其他生鮮電商,我們是真正的高頻剛需,價格比菜市場還低,預約制的損耗率也更低;像前置倉等模式比我們更燒錢,連它們都能活下來,我們為什麼不能活?!」日前遭突然裁員的杭州呆蘿蔔員工小L,說起前東家時,話語中並沒有太多的指責,反透着對項目就此失敗的濃濃的不甘心。

至於更早的,有行業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9年5月,至少超過17家生鮮電商企業破產倒閉;中國4000多家生鮮電商企業,只有1%實現獲利、4%持平,88%虧損,剩下的7%是巨額虧損。

日前,有自稱知情人士稱,呆蘿蔔6月的融資,被投資人發現「有問題」,所以並不是所有資金都到賬了。

「常溫零售產品的紅利讓投資資本艷羡,所以生鮮電商也被盲目的資本青睞,相關風險被忽視。」北京東曉騰飛供應鏈管理公司總經理陳虎東指出,這讓生鮮電商的經營者盲目鋪攤子,盲目用常溫產品零售電商的經營思路來經營,例如擴展流向、找下沉渠道、「送錢」註冊等,以至於資金鏈斷裂得非常快,不及時離場,後續倒下的更多。

今日关键词:倪萍医院看赵忠祥